“红星— 2012”军演:“考试时间”谁来裁决

“红星— 2012”军演:“考试时间”谁来裁决

  初冬的华北平原,收获后的田野静默着,干枯的玉米秸秆连片挺立,隐匿在土黄色伪装网下的异形帐篷与大地浑然一体。
  这些帐篷内,安置着数组红蓝军师旅级指挥所。从外面看去一片宁静,走进帐篷却是火药味扑面。佩戴着不同军种臂章的高级军官们,面对密密麻麻坐满一地的红蓝双方指挥官,毫不客气地指出他们所犯的错误。“这是一个不足”,成为高频率出现的评价。
  一次例行年度军事演习——“红星- 2012”于11月上旬在河北石家庄西部山区举行。300多名中级军事指挥员,演练了渡海登岛、边境地区反击作战等课题。
  作为军演考核模式的一种崭新尝试,演习组织方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邀请了北方三大战区、野战部队、跨军种院校等单位的指挥官、专家,对演习进行联合考核与裁决。而在一体化指挥平台上率部“厮杀”的双方,红军是正在接受任职教育的学员,蓝军是学院的教员。
  考评结果将记入这些年轻军官的成绩单,对即将回到部队指挥岗位的他们来说,这个成绩至关重要。
  沙场秋点兵,解放军在这个季节进入“考试时间”。过去大约10年间,中国陆军对骨干部队建立了以演习为主的考核机制,来自总部的考官们每年秋天都奔赴各大战区,进行年度训练考核和等级评定。
  以想定作业演习的综合动态方式取代单项静态考评,以随机抽取考官的总部考核取代自我评价,以条分缕析、层层量化的软件系统取代人工打分……种种努力都是为了客观反映部队的战斗力,发现漏洞与不足。只有连年通过检验者,才能被称为中国军队精锐中的精锐。
  事实上,由总部“空降”的考核还不能大面积覆盖所有部队,对于相当多的部队单位来说,常态的训练、演习中,内部评价仍是主要形式。就军事院校而言,学员的培养成效多由自己的教员来评定。
  在“红星- 2012”军演中,教员不再是“裁判员”,却化身学员的“敌人”,师生对阵,共同接受外来考官多角度的挑剔审视——这些新鲜尝试,看似演习考核模式的微调,却将汇入军队打磨战斗力的革新潮流,促动军队建设的大步推进。
  受邀参与联合考评的空军本文由论文联盟
  不能自己给自己发合格证
  联合考评组的办公室里,红蓝军提交的作战文书堆成小山。几位鬓角发白的高级军官,像批改作业那样细致地标注、勾画。除了像申晓青这样的各军兵种专业权威,考官们还有来自应急机动作战部队、特战旅以及扮演蓝军部队的指挥官。
  对于演习中指挥员们运用空军的情况,申晓青毫不客气:“很难称为合格。”
  他举例说,联合战术兵团指挥部的指挥员不太了解敌我双方的空军兵器,“红方配置的是‘歼轰7’,一些指挥员认为它只能执行轰炸任务,其实它挂上空空导弹就可以进行空战。”
  再比如,派出陆航部队时,高空要由空军航空兵建立保护地带,因为武装直升机很难应对战斗机的突袭。
  申晓青讲评完刚走出军用帐篷,就被几名陆军中校围住,询问有关空军出动周期的问题。
  “不少问题连专门的空军参谋也未必能讲得清,但军种联合是大势所趋,通过这样的演习提升指挥员的联合作战意识很有必要。”他告诉本刊记者,目前指挥员们已经会在演习中“本能”地使用空军,对于空军在火力打击中的角色很清楚。
  面对考官们不留情面的批评,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院长石忠武少将毫不意外,相反,他认为这正是此次探索的目的所在,“这样才能真正检验学员的能力。”
  他说,在最后的考核结果中,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“自己人”的意见只占30%,“外部评价”是主导性的。
  这种考核模式用专业术语讲叫做“训考分离”。军事演习兼具训练和考核双重性质,以往常见的模式是“自训自考”—— 演习导演组、考评组都是本单位的领导和业务权威,最后为自己组织的演习打出分数、评定成效。
  在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,陆军中级指挥员对于空军、海军的了解,一般来自专门军兵种教研室的授课。虽然学院也有空军教员,但学养和经验很难与专门军种学院的高级教授匹敌。
  “自己学校的教员考评自己的学员问题很多。”石忠武分析说,一方面,学员成绩与教学业绩相关,教员们很难完全做到对学员毫不留情;另一方面,考核结果也经常会产生争议,为此甚至一度由学员参与考评,但反复调整仍无法达到理想状态。
  “战斗力怎么样,不能自己给自己发合格证。”石忠武说。
  “达尔文的进化论说明,近亲繁殖会导致衰退,这是无需置疑的。”申晓青说。这位专家在空军内部就以权威和直率而知名,他对于这次演习的观察不仅限于对指挥员们的考评,甚至包括演习本身。
  比如在演习设定中,将一个空军航空兵团编入一个旅级联合战术兵团,在申晓青看来,这更像传统的合同作战模式——用其他军种支援陆军作战。而“红星—2012”的目标更应强调联合作战。
  济南战区扮演蓝军部队、某机械化步兵旅副旅长刘俊学对本刊说,作为演习前的一项准备工作,联合考评组曾对演习的模式、规则等进行了认真的“辩论”。
  “一次演习能够检验一个单位的全部面貌。”石忠武说,演习不仅检验学员,也应考验教员,而这在“自训自考”的模式中无法实现。
  从“排队打枪”到综合演练
  “红星- 2012”在华北平原的田野上排兵布阵的这个季节,也是中国各地部队外训、演习、演练的高峰时段。这些军事行动不仅具有训练的性质,

本文由js9905com金沙网站-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发布于军事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“红星— 2012”军演:“考试时间”谁来裁决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